作者:馬克思‧恩格斯, Karl Marx, 伊海宇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1992-05-20
ISBN:9571301884

    嗯…基本上,它絕版了。不過http://panel.pixnet.cc/blog/article-new有線上資料庫,有興趣的人可以先去看看。

    這本書雖然很薄,不過我讀了很久。不過也很有收穫。尤其是,因為是自己的書,所以在旁邊加自己的意見加得很爽也不用怕還的時候挨罵XD。我想我有點了解古人說讀書時書上『朱墨爛然』為什麼很爽了。我覺得馬克思先生是個很會辯論的人,不過如果一句一句仔細檢驗的話,還是有一些地方會有邏輯上的偏差(如果不是我這個人一整個邏輯就有毛病的話)他的經濟學思考方式比較好理解,到他講哲學的那部分我讀得就有點辛苦了。

    回去翻了一下我都寫了些什麼…原本是有想把我的疑惑都寫上來的,不過發現我的問題好像有點太多…那就寫幾個主要的吧!第一個就是,馬克思先生對於地租、資本和勞動的說明中,對於財富集中造成大部分的人連生存都有困難一點認為應該著手加以改進。原本我也認同他的想法,財富重新分配等等的,讓更多人能過上好日子。不過,在讀這本小書的時候,我看著那些字句卻忽然覺得,其實那也是一種控制族群數量的方式。這樣說好像很冷血很沒人性,不過,其實在其他的動物也是如此。只有人類的族群數量一直往上長,結果就是地球的資源被耗光光…那好像也是死路一條啊…

    所以我想,無法決定的只是『誰有活下來的權利』吧…這個問題,似乎沒有人有答案。我很笨,我也想不出來。

    第二個是『異化』這個詞。我第一次讀到這個詞是在《資本論》裡頭。不過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搞懂異化『可能』是什麼意思。(加個『可能』表示,我對於我的理解到底對不對,其實也不是那麼有信心啦…XD)馬克思先生首次提出『異化』一詞似乎就是在本書。它指的是原本應該是人的一部分的某事物或性質與人分離。比如說,原本人經由勞動生產自己所需要的東西,從勞動中得以證明自己生而為人(呃…我想,應該是指勞動可以是一種創造,勞動產品可以有生產者自身的特質或個性或想法…等等的東西在裡頭吧?)但在進入工業社會之後,為了提高產能而有精細的分工。每個人都只負責生產線上的一小小塊而已。最後做出來的到底是什麼他不見得有概念。而且多半狀況下也不是他『有資格』享用的。

    說到這裡讓我想到之前讀世說新語的時候,讀到一篇是某人在一個宴會上,上某道菜時偶然注意到上菜的侍者流露出很想吃的樣子,他就把那道菜送給那個侍者吃。旁邊的賓客笑他幹嘛把菜給僕人吃,此公答曰:『哪有做菜端菜的人從來不知道菜餚的滋味呢?』在大多數的情況下,生產製造跟銷售使用之間的分離就有點兒這麼回事。產品為了符合一定的水準跟規格必須除去每個製造者加入的『特性』(大多數狀況下那會是缺陷),為了加速使用機器跟精細的分工。除了不再有機會做出有自己風格的作品之外,也不再有人通曉完整的製造流程。所以勞動不再代表除了換取薪水之外的其他任何事物。而且幾乎不再有人具備不可替代性。

    第三個的話是哲學的部分。在這本書裡馬克思先生對黑格爾先生的哲學做了很多批判而對費爾巴哈先生的理念大表認同。不過我唯一記得的就是黑格爾先生的哲學非常詰屈聱牙,然後馬克思先生認為黑格爾先生之流致力於概念的抽象化既不合理,也必然會是失敗的。因為人不能自外於整個物質的世界。

    (嗯…我覺得我講得不是很好,不過,先這樣好了。關於馬克思先生的哲學,或許我還需要多讀幾次才能消化吧!)

    我的感想大致上是這樣。馬克思先生在經濟學上是下了功夫的。也算是有其獨見創獲之處。不過,對我而言其理論仍然無法解釋資本主義的運作。以現今的金融海嘯為例,我一開始不理解大家都虧損,那到底誰賺了錢呢?後來有人指教曰:那些都是紙上富貴,是預期的財富。大家都是把預期會有的錢拿去滾錢這樣。可是當某一部分的人的預期落空時,卻會使得其他環節上的人-不管他們有沒有用預期的財富去幹什麼事-遭受到立即性的傷害。比如說,企業們大裁員,乖乖幹了一輩子的人也沒做錯什麼就沒頭路了。我想,我不懂的事還太多了吧!


yp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寶
  • 在下近期有幸拜讀馬克斯先生此一著作,湊巧路經貴寶地,見到尊駕寫的心得後頗有感觸。我是在圖書館發現這本書的,吸引我閱讀的原因正是因為它很薄,讀後卻覺得茅塞頓開,不知不覺用了很多時間思考。

    我目前只看了第一部分(談到資本和勞動等),我覺得作為資本家也很艱困,若資本不大也很難在同業競爭中脫穎而出,幸運的話被大資本企業併購,慘一點在公司倒閉後還得背負債務,終不免淪為勞工階級。而現代機械化的生產方式,細部分工後的結果就如同您說的,由於生產和設計的分離,經手製造出的產品便缺乏自己的特色,成為興盛的代工業。有人說藝術的起源就是勞動,那長期下來,人們便可能喪失創造力了。

    最輕鬆又富裕的,果然還是能靠著利息過活的人,如果不是有著大筆存款,那肯定是有房地產可以出租。回想台灣早期的土地政策,三七五減粗、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等等,其中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平均地權,從地主手中徵收大面積的土地,以期解決早期社會裡地權集中的問題。但是這麼一來,不就是變相搶奪地主的土地嗎?看到書中說地租往往佔據土地產品的三分之一,不禁令我想到了房租,這不也同樣佔據勞動所得的一部分嗎?是不是該平均一下了。

    不知道您多年來是否累積了更多的心得,期待您的分享。

    謝謝
  • 大寶您好:
    由於我這個人讀書範圍很發散的關係,所以後來就讀到別的東西去了。這幾天一直在想怎麼回您好呢?…關於書裡寫的東西我印象已經有點模糊了。不過關於您提的問題,我這幾年其實也一直在想。雖然還沒有什麼很具體的答案,不過就目前為止所想到的跟您分享一下吧^^

    關於勞動階級的「異化」命運,我覺得其實異化與否有一部分是身處其中的人自己得要有自覺的。像是自己到底需要什麼,需要的東西可能得用什麼代價去換,有沒有辦法把代價降低,我願意為了達到這樣的目的付出多少等等。大家通常還是習慣要有一個「上級」或是「政府」把事情通通幫我搞定,不過事實是越是這樣想,在工作甚至自己的人生中被「異化」得也就越厲害。一來,別人永遠不是自己,再怎麼樣所做的改革永遠是別人心目中認為「我」需要的改革,不見得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二來要做,別人為什麼不做自己覺得需要的改革,而要做「我」需要的改革?自己都搞不清楚/ 不關心的話,別人為什麼要幫你謀福利呢?

    另外關於土地的部分,臺灣能實行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平均地權等政策,很大一個原因是由於執行者是外來政權。所以不太感受得到/ 比較容易無視地主的反抗。事實上只要實行資本主義,土地就是會慢慢又集中起來。而我現在想想,集中也不見得一定不好。因為結合起來的資源才夠大,才能與國外的大企業抗衡。若是要真的去除純以土地收入過活的人,恐怕只有土地國有一途。不過那當然是最大規模的土地集中了XD恐怕也不見得是您想要的。

    回答得有點亂七八糟,想到什麼說什麼,見笑了,歡迎再度指教。

    ypyp 於 2011/07/28 13:0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