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四日  天氣晴

    這一天原本早上約好九點去隔壁吃早餐的(該死特耗死在研究所隔壁),但是我一覺醒來已經十一點半了!!而且還是被秘書蘇珊娜小姐的電話叫醒的…她問我還有沒有要吃早餐…我跟她說,那不然算了好了。她問我打算什麼時候到研究所這邊來,我跟她說那不然兩點好了。

    結果再醒過來,幹!!!三點多了…是怎麼回事…這次是被馬可斯博士(找我去的老師)的電話叫醒的。當然匆匆梳洗一下就過去,當然沒吃東西很餓。好心的蘇珊娜小姐拿出原想要給我當早餐的好吃麵包、火腿片、起司、奶油、果醬、還有半顆大哈密瓜…總之就是一頓很讚的早餐…唯一不對的只有我吃它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多而已。一到就放人家鴿子,而且連錯過班機算在內已經三次了…真是一整個囧。不過蘇珊娜小姐跟馬可斯博士說,原本就沒有排什麼很重要的事,而且他們明白我有時差問題。

(但…事實的真相是…我這個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待多久都還是跟當地有某種奇怪的時差…就是不會跟當地的正常作息時間同步就對了)

    吃早餐的地方在研究所建築裡頭一間廚房兼餐廳的房間。因為要走上好一段才有超市或是餐廳,而且外食貴很多,所以大家都是帶東西來冰在冰箱,中午用廚房做一下簡單的調理就是一頓了。

    在我吃我的早餐的時候,這邊的學生和博士後研究員也不時走進來倒水或吃東西。他們進來的時候馬可斯博士就幫我們介紹。有好幾個韓國人,雖然平常在批踢踢上頭大家提到韓國人都沒有好話,但是我在這邊遇到的韓國人都很友善又幽默。一聽到我是臺灣來的,就跟我說他們也是臺灣人XD還跟身為西班牙人的馬可斯博士說臺灣話跟國語(或稱普通話)是不一樣的喔!

    因為他們也會讀漢字,所以就問我名字的中文怎麼寫,又是什麼意思。當然問完我的名字他們也都報上他們的,並且寫出來(因為雖然都是漢字,但他們的發音跟我們還是不太一樣的)。大家聊得挺開心,這時候有個德國人就插進來問說那他的名字中文怎麼寫?他的名字叫做Holm,有個韓國人就寫了
                                 口
                                 森

    不過我聽他念,覺得他應該是想寫

                                 口
                                 林

    我就跟他說,你多寫了一根木頭喔!而且啊…多出來的木頭跟口寫太近會變成『呆』喔!他們大家問我『呆』是什麼意思XD我跟他們說,就是很傻很笨的意思。結果大家圍著那個呆字端詳一番之後,某個傢伙就說:『嗯,有道理,它看起來像是一個有空腦袋的人』

    科科…我以前倒沒這樣想過,被他一講,還真是有道理。

    (所以,呆這個字是象形字嗎?)

    這邊除了我之外,只有一個真的會講國語的人。他是大陸人,在這邊做博士後。話不多,打了招呼後我問他是來自大陸的哪個地方?他回答說是個小地方,離武漢不遠,叫做雲夢的小鎮。哇…我只有以前讀歷史的時候讀過雲夢大澤,覺得這名字真是浪漫,沒想到有一天跑到德國來,認識一個從那兒來的人。雖然我其實很興奮,不過要是表現出來大概會顯得我(比平常更加)怪怪的。我跟他說小時候讀過這個地名,覺得很棒。結果他居然就跟我抱怨起共產黨來XD他說他們是個相當有歷史的小鎮,但是文革時紅衛兵們都沒敢毀掉的,在市鎮中心的孔廟等相關古蹟,現在居然就隨便地拆掉蓋大樓了…他一邊喟嘆著一邊說那些人實在短視近利,古蹟能帶來的經濟利益其實可以比新大樓大得多…唉…怪只能怪孔廟蓋在地價高的地方吧…

    所以說,對文化歷史的漠視,不管是對岸還是臺灣都是一樣的啊…

    吃飽之後馬可斯博士又帶我去逛明斯特。明斯特不大,幾乎都是騎單車就能到。我們首先騎去明斯特的湖。(喔喔喔…有湖…好棒…)湖的形狀較狹長,有人玩風帆,也有湖邊的咖啡店,我們經過的時候幾乎都客滿…坐在湖畔一邊喝咖啡一邊享受陽光跟微風,的確是件很享受的事。不過最多的其實是繞著湖慢跑的人。男生女生都有,我想這大概是他們跟米國(要說明的是,米國本土我只去過舊金山…可能觀察並不全面)相較,大部分的人身材都維持得不錯,至少幾乎不見胖到很誇張的人的緣故吧!

    繞湖騎一圈一邊聊天,馬可斯博士很多想法都是在這樣輕鬆的氣氛之下跟我交換意見的。之後又到市中心去。他介紹了市中心幾間古老的教堂。一間比較大,是哥德式的,一間比較小,是巴洛克式的。因為到市中心的時間比較晚了,所以教堂已經關門沒辦法進去看。不過光是看外頭也覺得很棒。巴洛克式教堂外面有一塊牌子寫的是拉丁文,我不認得,問馬可斯博士能不能讀,他說拉丁文跟西班牙文長得很像,所以他大致還可以猜。他也簡單翻譯了一下給我聽。不過我的腦袋大概是有漏洞,所以現在已經不記得了XD

    除了教堂,他也帶我看了一些這個城市裡頭有趣的雕塑跟裝置藝術,不過這天我沒帶手機(我是一個到現在還是不習慣隨身帶手機的人…要是沒我的大背包,我身上就總是缺東少西的…XD)所以沒機會照下來。後來在吃冰淇淋的時候,馬可斯博士問我為什麼想轉行做生物相關的研究,不繼續當工程師?

    我回曰:想做一點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以前在做手機的時候一直想辦法做很炫很厲害的功能,但大部分的功能若不是自己要開發我根本不會去用。感覺好像是先做了一堆,然後再想辦法說服消費者你真的很需要這個。但很多時候其實消費者根本就不需要。有一天我忽然覺得這一切好無聊,我想做點有意義的事,做點真正有用的東西。大致是這樣。

    馬可斯博士跟我說,其實在學術界還是得做這種事…比如說你要申請經費做研究,你還是得說服給錢的單位你的研究真的很有用,很多無聊的喇賽工作在學術界還是一樣免不了。妳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我跟他說,我完全了解這個,並不是懷抱著不切實際的夢想就一頭撞進來了。我著眼的是,在喇一堆賽之後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一些我想做的事。就算只對我自己一個人有意義也好,那也比純粹就是在喇賽好。大致是這樣吧…他還有問我是不是單身(因為家累顯然會影響最後赴德的意願),怎麼找到他們這單位的,還有覺得兩岸會不會統一XD

    老實說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有點嚇一跳,因為沒想到會被問這個問題。(我原本都做好心理建設他們會搞不清楚臺灣和泰國…沒想到他們連兩岸情勢都這麼有概念)我的回答是:我非常不希望統一,不過照現在執政者的做法看來,似乎變成只是遲早的事。這時候馬可斯博士說,他會問這個問題其實主要是想知道我拿到學位之後的打算,會想留在這邊呢…還是想回故鄉之類。我跟他說,我現在沒有明確的想法,畢竟幾年後的事很難說,唯一確定的是如果我們被統一了,那我應該就再也不想回臺灣了。

    馬可斯博士後來說,他個人覺得兩岸不會統一XD(馬可斯博士,好樣的!我欣賞你!)而且當然統一不利於臺灣,首先資源會就會被稀釋掉。不過撇開這些政治的東西不談,他自己長年在國外工作,事實上對故鄉懷抱的感情會變得不同。他說,也許我以後也會改變想法也不一定。(指的是我說被統一就再也不想回去這件事)

    我覺得跟馬可斯博士聊天很愉快。雖然我英文有點破,不過也許是因為不在英語為主要語言的國度吧…所以大家都不會嫌我英文爛,要是沒聽懂,也比較有耐心解釋。沒想到可以聊這麼多『有深度』的東西…科科…

yp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