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打開電視或是上網路,大家都在罵政府。我爹說是走了一個貪的來了一個憨的…(好像蠻得意這句)不過吼,我心目中的憨字有老實忠厚之意,我覺得這個字用在馬英九先生身上未免太抬舉他了。幾天來跟一些人也有聊到…聽了一些各各不同的想法。政府無能這就不用再說了,網路上相關討論跟批評已經很多,我想這點是沒什麼疑問XD不過除了痛心自己的故鄉發生災難被執政者這樣不當一回事之外,其實也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以下儘量有系統地條列說明好了…(但對牙齒小姐而言有系統很難,所以大家不要太計較)

1)責任歸屬
    馬英九先生從災變一開始就被罵到現在,他也一直想找個該為這次災變負責的人/單位…不過從災民、氣象局、外交部到消防署再回到災民,好像都還是不太奏效。要我說呢…一年的雨量三天下完,要發生災難那是一定的。我覺得災難難免,但如何使傷亡和損失儘量在災變發生時降到最低,受災地區的救援和補助措施如何第一時間定調,這才是重點,也才是他一直挨罵的真正原因所在。像那些喝喜酒剪頭髮吃父親節大餐其實原本的確也無可厚非。也許一開始真不知道會下這麼多雨…不過民主政治嘛…人民的奇摩吉很重要,現在人家家破人亡,對照他們當時的活動當然會覺得不爽,這時候就乖乖挨罵就好了,越辯只會讓人民感覺越差而已。如果知道災情的時候第一時刻趕來指揮大局,那你之前去喝花酒開查某其實也都無所謂…會讓這些行為看起來很刺眼的其實是後面他們的反應跟作法。

    馬英九先生也許真的覺得災民們本來就該撤離,今天也有一個前同事這樣覺得。他認為不全都是政府的錯,人民也有該檢討的地方,但現在打開電視網路言論全都一面倒,他覺得不盡公允…說實在的,一開始聽真是覺得相當刺耳…不過仔細聽完他的論點之後,他倒也並非蛆蛆之流,只是很工程師地覺得大家都該檢討,而且不要只是罵,為何沒人討論具體該怎麼做才能更好。

    嗯…我只能說,挑毛病跟指責一向都是比較不費力的。加上也比較能煽動情緒,當然沒人跟你在那邊具體作法啦…

    此外,災民已經很慘了,這時檢討他們不撤離是不是有點殘忍…而且他們無處可撤,也沒有任何單位給他們任何援助幫助他們撤離。用講的都很簡單,但撤離可不是背個浪跡天涯小包包去遠足這麼簡單…不說那些家當,偏遠地區很多都是老人家跟小朋友,行動原本就不便,要在沒任何幫助之下走柔腸寸斷的山路快速撤走也太強人所難吧…不如直接說他們為何要出生,不出生就不會死於水災啦…XD不是嗎?

    剩下的都已經被討論很多了,就先不贅言。

2)執行
    如上所言,災變是難免的,但是救災行動與人力物力的分派、指揮都應該可以更有系統、有效率。這次令人躂伐的幾點像是災難發生超過一星期才下令國軍救災、缺食物卻給人家空投屍袋、叫阿兵哥趴在地上聞屍臭找人、指揮命令亂成一團等等,都充份顯示政府單位不只效率奇差、資訊落後,更嚴重的是連自己手上有什麼資源可用都不知道。這是很恐怖的事。聞味道找生還者或屍體…好像應該用儀器或汪汪吧?人的鼻子有這麼靈嗎?跟表示願意協助救災的米日等國借個救難汪或儀器應該都不是借不到的吧…政府官員一下子說沒料到這麼嚴重,一下說太晚收到災情,那防災應變中心就是開在那以不變應萬變的嗎?…連搜集最新災情的功能都沒有還叫什麼防災應變中心…該怎麼分配資源其實也可以先行演練過的,不然平常消防隊也開完會再決定誰去救火,那就掃骨灰就好了還救什麼火…

3)統計學與民主制度
    雖然我沒有真正修過統計學或是在統計上下過太多功夫,不過工數機率還是修過的。我以為,像颱風行進方向預測或是雨量預估這種事,應該大部分靠統計得來,也就是說,我們通常是以『之前發生比較多次的』當作『這次比較可能發生的』。通常,就是鐘形曲線的中間啦…這並不代表事情發生在兩端這種極端情形不會發生,只是機率很低而已。好死不死就給你碰到一次,然後你就罵氣象局很爛預測很不準…其實這樣並不合理。至少以現有的科技而言,我們並沒有能準確描述極端狀況及其發生的理論模型。這次很倒楣就發生了一個極端狀況,那本來就沒辦法靠統計知道…在那邊怪氣象局實在是有點不識字還兼沒衛生…

    除了氣象預報之外,其實災民撤不撤也一樣是在不自覺的狀況之下應用了統計啊…每次都叫他們撤,可是大部分說要撤的其實都不用撤,(撤離又那麼麻煩…)他們猜這次也不用先逃命也是很正常的。更何況…以這次的狀況而言,許多似乎也無處可退。我們政府在防災方面,不幸地也(錯誤)應用了統計學…覺得那反正不太可能發生,所以也不用投入人力經費準備…

    有的事,來一次就夠了。更何況颱風造成重大損害及土石流的次數其實越來越頻繁…政府卻還是一點準備也沒有…恐怕不好吧…

    至於實際的執行上可以有什麼具體的作法,或許念水利或土木相關的人可以來發表一點高見,因為這方面我懂的太少,所以就不獻醜了。

    今天跟前同事談這次水災的事,我們忽然都覺得,為什麼大家都覺得民主才是王道呢?民主有一個顯而易見的壞處是非常沒有效率,而且群眾心理比想像中容易操控得多。尤其是眼界不廣或教育程度低落的群眾更容易被簡單的口號或煽動性的言論控制住。群眾的理性其實常常都很低落…希特勒先生的時代,戈培爾先生就是這樣幹的。換個時空,現在的群眾還是沒有比較高明啊!

    為什麼我們願意忍受沒效率、被盲目操控這些缺點,還是覺得民主才是王道,我想,主要是因為大家『看似』都能決定自己以及所屬國家的發展。此外,大多數人都同意的做法或意識型態,一般而言比較不會太極端。所以大家也覺得這樣決定事情是比較不會出錯的。

    但,真的比較不會出錯嗎?

    而且出錯之後,因為沒效率之故,補救的速度跟成績也都很差。

    我想這是為什麼近年來很多人都說懷念蔣經國先生的領導;也一直都有人在討論像新加坡那樣『開明專制』會不會比較好的緣故吧…但說實在的直接這樣比其實不太公允,經國先生當總統的時候基本上是他想幹嘛就幹嘛了,底下人誰會多囉嗦?想想,這樣可省掉多少開會的時間跟互噴口水的精力啊?那他當然效率要高。

    有才能的人不一定有人緣,人氣高的人能力不一定也高,心術也不一定正。

    我不知道哪一種比較好,這應該也是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不過,我想,可以確定的是一邊想說要民主要自決,一邊又不願思考制度面的改善,只是期待出個明君聖王直接解決一切難題困境,應該是不太可能的吧…當年康熙皇帝要撤藩時如果也得先公投,那絕對會失敗的。

大致是這樣。


yp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不是災民但感同身受
  • 寡人有疾

    老殘遊記~「贓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蓋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
    我覺得馬總統除了優柔寡斷,剛愎自用,凡事不想沾鍋又沒什麼能力之外,最大的問題其實在於他對人沒有同理心,對災民如此,對下屬如此,對朋友何嘗不是如此,因此你總是看他凡事都事必躬親,沒有人願意為他賣命,只好一個人走透透,到處去給人道歉陪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