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6日  天氣晴

    這一天在他們預定的seminar之後就是我的報告了,是有一點緊張的。不過也沒有太緊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很努力的關係。我姊姊雖然給我非常重要的建議:英文不夠好最好是把內容背起來,不過我一直沒這麼做,有的事情就是會一直拖拖拉拉而沒做好。背自己的講稿大概就是一件吧…

    事實上,我非常討厭背講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時候硬被老師派去參加演講,發現要演講就得寫講稿然後還要背起來,最後站在一大堆人面前講話。不論是寫稿、背稿還是站在一大堆人面前講話,每一樣都既討厭又恐怖。後來居然還出現一種叫做即席演講的東西…就是事先不知道是什麼題目,上台前才抽。

    幹,我不得不說,就算你給我題目我搞不好都講不出來,何況上台前才抽題目。

    而且,那個時代(我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什麼改變)會出的作文或演講題目不外乎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反共防諜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之流。然而,我一直都不是真的懂那些到底在講什麼…作文不會被打得很低分也只是因為套用了一些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在講什麼的『好句子』然後結論是我們要用三民主義解救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這樣。

    其實,我直到大學畢業了才開始真的有一點點了解三民主義裡的民族民權民生大概是些什麼東西(是的,高中時背的那一大堆東西一點幫助也沒有,也什麼都沒有留在我的腦袋裡),忽然好像重新理解什麼叫做水深火熱,什麼叫做大陸同胞…所以雖然背東西原則上對我而言不成問題,但如果不是我真的懂意思、或真的覺得很美自己也很想背下來的東西,我都很討厭。自己寫的垃圾更不用說了…科科…

    說到這裡,我覺得小時候教我們那些東西真的是很不好。雖然某些意識型態的灌輸本來就是教育的一部分目的,不過像我那樣直到高中讀到蘇軾先生的文章才第一次意識到我們寫作文其實是要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不是拼湊一些不知所云的東西…好像也有點太過頭了。

    (不過,也許我一向都開竅得比同儕晚很多,所以搞不好是我自己的問題。)

    又扯遠了。

    帥帥的學生會長先生真的有來聽,雖然開始不久我就發現他應該真的幾乎都聽不懂,不過他很有禮貌,還是待到我講完…可能真的領域差很多吧…雖然我『盜用』了前助理生動又清楚的圖來說明成像原理,但是我可以看出來學生會長跟Professor Schler都不太知道我在公沙小…而且不是我英語太爛的問題…

    不過Professor Schler還是有提出一些不錯的問題啦…後來就剩下馬可斯博士跟另外兩個比較懂程式的先生留下來繼續問問題跟討論。他們跟馬可斯博士一樣都提出了『妳其實有很多業界的經驗,為何選擇換到這個幾乎完全不同的領域?怕不怕以後回不了業界?』

    我想我的背景真的跟他們差很多,比我原本想像的差距還要大,不然也不會大家都這麼問了。

    喔對了,在我報告之前我有來聽他們的seminar,真的如他們說的,很熱烈的討論。這一天報告的人是一個德國女孩子。不過她的英文講得超快超流利的,加上主題我不太懂,所以直如鴨子聽雷。不過光就感受氣氛這一點而言是很夠了。

    報告完之後,等Professor Schler有空時又再到他的辦公室談一談。他大致講了一下如果我來的話,他們期待我做的是哪些東西,還有他們目前已經做到的一些東西。之後他問我有沒有什麼問題,我就問他:在聽他們seminar的時候我發現他們慣用的一些專有名詞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我知道每個領域都會有自己的專有名詞,那如果我要儘快熟悉這個領域常用的一些詞彙啦基本知識之類的,有沒有什麼推薦的資料可參考?Professor Schler就真的很認真地從他們剛結束的一個symposium論文集裡勾了好些篇他覺得有幫助的論文給我,還把書借我讓我拿去影印。因為他以為我沒有網路可以用XD不過其實Guest House有網路,所以我後來去找馬可斯博士,跟他要網址然後就回去自己下載啦~~

    不過雖然下載了,但到現在還沒有讀完一篇。我動作真慢。

    等到會談也結束之後,我這一趟的正式行程也完全結束了。剩下的時間通通可以拿來逛明斯特。原本想用下午剩下的時間去買紀念品的,不過因為這一天蘇珊娜小姐有事比較早一點走,沒機會問她,就決定明日再來找她了!

yp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土氣大叔
  • 牙齒小姐您好,
    因為下個月要到 Osnabruck 開會,預計飛到 Munster 再過去,意外看到您這幾篇文章,想請教一下從 Munster 到 Osnabruck 如果搭火車的話大約需要多少時間?
  • 我…不知道…
    我只去明斯特,也只待在明斯特,也沒搭過火車XD
    抱歉啊…

    ypyp 於 2009/09/08 20:40 回覆

  • 土氣大叔
  • 別這樣說,是我魯莽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