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由於我們的朋友大姊好不容易排了假,於是就要眼蟲先生開車載大家出去玩。原本牙齒小姐非常想帶瓜哇小姐一起出去玩,但是由於她有暈車吐了一車乾狗糧(當然吐出來變成濕的了…廢話…)的光榮歷史(還不講她剛被領回來的時候疑似因為驚恐在後座大了三大坨的事…),所以眼蟲先生說什麼也不同意,最後眼蟲先生使出大絕曰:

「要是瓜哇暈車,不就毀了大姊好不容易排出來的假嗎?」

我才妥協。

不過說真的天氣超級好,真的是一個適合帶狗狗出去跑跑的日子啊…

寫到這裡突然想到我有一次在電視上看到有一隻誤闖進人家家被抓起來的蟒蛇,在載去野放的途中…因為暈車而吐…了…一…隻…還…很…完…整…的…大…蜥…蜴…

超棒的!話說我們家瓜哇那次吐出來的乾狗糧形狀也還很完整,顯然跟蟒蛇一樣都沒有在嚼的是嗎?

吾友大姊由於是寶山醫院的護理人員,所以平常工作靠北累,而且身邊充滿了各式各樣腦袋裝屎又怕事的上司啦…機車態度差又整天告告叫的病患家屬啦…這種有害健康的職場污染源,導致她身心非常疲憊,需要出遊來調劑身心。所以,只好請瓜哇先看家了。

由於大家都拖拖拉拉,所以早上的行程疑似就不見了,我們集合之後眼蟲先生就直接載大家去吃活魚。那家活魚是真的很好吃,但是由於是假日的關係人超級超級多,拿出來給我們選的菜單上也沒有我之前吃到覺得超好吃的那道醋溜魚,有點殘念,但是點其他的也還是很不錯啦…我個人認為是小鳥胃的大姊居然把一整碗飯都吃光了還喝了很多湯。(只是然後就一路喊好飽,到晚上都還吃不太下就是了),牙齒小姐的戰力當然也是…不太有幫助…總之三人份套餐我們吃完了,眼蟲先生說要帶大家去石門山。不過…開著開著…忽然(?)找不到石門山,所以(?)就到了慈湖。原本大姊很想去後慈湖,不過那個好像要預約,然後大姊很殘念地沒預約到。所以我們就只有在慈湖走走。因為走到蔣公靈寢的時候剛好三點了,所以我們就看了衛兵交接。不過牙齒小姐沒有很認真看啦…倒是大家好像都看得蠻認真的。那個湖裡有黑天鵝(所以我對於《黑天鵝效應》這本書從書名就覺得莫名其妙,黑天鵝不是到處都是嗎?我一直以為是這樣耶!)

  

然後陸客很多,因為口音就完全不一樣。也有不少很老很老的老先生老太太,我都在想他們是當年一起打過國共內戰的嗎?他們心目中的蔣公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不過當然我沒膽子去問啦!事實上讓我看衛兵交接看得很不認真的原因是我一直想去唱小叮噹曲調的先總統蔣公紀念歌   給他們聽,看他們會不會笑出來…因為蔣公的靈寢那邊一直循環播放先總統蔣公紀念歌啊…我想聽久了也會膩,不過因為眼蟲先生跟大姊都不想理我,所以沒膽的牙齒小姐最後還是沒做。下次要是再去我一定要唱!

然後可能是最近天氣比較奇怪,所以慈湖園區裡頭種的梅花也開了,靈寢中庭裡種的白山茶也開了,還開得很漂亮,

我們在路上還看到一棵滿滿盛開的櫻花樹,覺得莫名其妙…後來大家結論是:

它應該是睡過頭了。

關於睡過頭這件事我最熟了,所以我很能理解的啊!(拍拍)

  

在遊客中心有展出一些兩蔣的文物,最令我們讚嘆的是…大家的字都好漂亮啊…連侍衛、門房的字都很漂亮,何應欽先生的字尤其讓我讚嘆。毛澤東先生的字也好看,不過他寫草書讓我們認了好久,蔣公的字也漂亮,小蔣的字就差一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去俄國留學(勞改)的關係。然後其實蔣公長得很帥,穿了軍裝更顯得挺拔(所以雄性禿的男人沒頭髮以後也不用難過?!)。小蔣明顯是比較像媽媽,所以跟帥或挺拔沒什麼關係XD不過看那些歷史照片,更是覺得馬囧超遜的,小蔣去蘭嶼的時候有戴達悟族傳統的帽子跟他們一起蹲著拍照,一排三隻這樣,看起來就比較真的有「把他們當人看」。以前常罵政治人物只會做表面功夫,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要改罵他們「連表面功夫都做不好」!

 唉…

逛完蔣公靈寢(話說靈寢不可以拍照喔!有很多白目遊客拿起相機想拍,但是被現場維安人員制止了,想想也是啊…你去墳墓上香的時候會這樣東拍西拍嗎?對安息的人真的是不太禮貌吼?),我們走出來之後又去兩蔣文化園區,就是個很漂亮的綠地啦…也很適合狗狗跑跑,而且只有禁止狗狗,沒有禁止狗狗,以後確認瓜哇不會暈車之後我還要帶她來,不過既然說是兩蔣文化園區,當然也有很多跟蔣有關的東西…也就是大量的蔣公銅像啦科科…原來眾多被拆掉移走的銅像都到這裡落腳了,其實我覺得這個設計很好,蔣公的功過後世可以慢慢來討論,不過這些都是歷史的痕跡,也不用通通都毀掉啊!

裡頭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蔣公像,原本是放在高雄文化中心的,不過高雄那時候很嗨地就把它拆了,(話說這樣對當初創作它的藝術家也有點不好意思哩…)總之後來剩餘的碎塊就送給慈湖這邊,然後他們又讓原本創作的那個藝術家處理,他就把拼得起來的拼一拼,沒有的就讓它缺著。這也是歷史的痕跡啊!

我覺得這個修復方式還蠻棒的,也很有意義。真不愧是藝術家。

晚上我們去大溪老街逛,不過假日的大溪老街真是恐怖,滿滿的都是人。賣的東西是沒什麼特別(豆乾不算的話),不過老街的舊式洋樓保存得很好,每一棟的圖案雕飾都非常精緻而且都不一樣,之前我跟眼蟲先生曾經在平日來過一次,都.沒.有.人…所以賣豆乾的店家還會請我們試吃,假日則每間都塞滿人排長隊,所以也沒有試吃這回事了。

一定要說一下的就是我們停車的地方旁邊是消防局(在大漢溪旁邊也蠻合理的吼),經過的時候看到門邊栓一隻黑色的狗狗,一副很閒適自在的樣子趴著,大門處則栓著一隻非常堅持的小狗,應該還是幼犬,但是她非常堅持要把繩子拉到最緊,扯著脖子卡著耳朵這樣坐著。我過去跟她說話摸她頭,她跟我搖尾巴,但是我跟她說過來一點,扯這樣不會不舒服嗎?她還是跟我搖尾巴但是一步也不肯移動,我試圖搬移她她也不動,我就不勉強她了。但是這隻小堅持讓我們大家印象都非常深刻,回程去開車的時候她已經不在那邊了,我們猜想,她可能是遊客寄放的吧!所以她才那麼不甘願,一定要在那邊堅持。

後來回家的時候,眼蟲先生發表了他對白色恐怖真象的見解:有鑒於那些侍衛的字都那麼漂亮,然後他(某些)同學的字醜得跟鬼畫符一樣,眼蟲先生就說:也許白色恐怖就是這樣來的:因為那些醫生字太醜太難看,所以警備總部的人覺得,連門房侍衛的字都可以寫得端正漂亮,一個高知識份子,不對,一個能夠稱為人的人,字怎麼可能可以寫這麼醜?!一定是有藏什麼暗號在裡面!所以就抓起來拷問了,但是那些醫生真的就只是單純字很醜啊!並沒有藏什麼在裡面,所以當然什麼也問不出來,看不懂的因為太醜自己日後也看不出來在寫什麼,於是更被警備總部的人認為「有鬼!」

唉…然後就這麼被處決了。真是千古誤會啊!

眼蟲先生真是太聰明了,連這個都想得到。

 

 

 

yp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